雅茗居茶文化网茶友互动茶友论坛茶叶问答茶叶知识茶叶图片 茶网大全茶艺知识红茶知识茶叶网店
雅 茗 居茶 家 寨紫砂知识收藏鉴赏 普洱知识茶道知识白茶知识图文摄影黑茶知识茶道摄影
茶友之家茶叶相册岩茶知识中国茶道花茶知识中国茶叶茶叶资讯中国茶网绿茶知识茶叶信息

古树之风何时休?回归饮茶特性,远离炒作

来源: 网络 |   查看: 3161次

  每一年的早春,彩云之南就已繁花似景。3月18日,当北方还没有摆脱冬季严寒的时候,西双版纳的气温已经达到30摄氏度。这一年,比天气更热的,是这里的古树普洱

  对于喜欢普洱友来说,很多人走出了大品牌的“启蒙”,这两年来,似乎只有古树,才是代表可以“玩”的

  不要以为云南到处是古树,真正的古树的产量非常稀少,2013年云南普洱总产量为9.69万吨,而相产数据显示古树产量不到普洱总数的5%,正因为这样,追求饮健康的人群,以及可以籍此概念炒作的资本,都看上了它,古树的价格从2008年起,逐步走高,从每年递增约30%涨幅突然间达到2014年的100%。

  “去年卖的还不够今年收

  三月季,痴爱古树普洱的友,会从四面八方来到云南的古山。只不过,这一年,有很多收客,却坐在家中,叹息着古树的高昂价格。

  勐海县,这个普洱的聚集地,因为市的热度让这里的地产变得更为热火,很多铺面的租金一涨再涨。

  刚刚从老班章山回来的老邓,带着满身的灰尘,看起来比去年又瘦了。四年前,他从湖南来到勐海,开始了普洱的生意。像这样的季,他来回要跑老班章寨子近一百趟。我每年碰到他的时候,似乎他都在修车。3月19日一早,他刚刚修好了避震,就要上山。

  去年,老邓的生意就做得很好了,更多的客户交待他收购老班章,有的单个客户会达到几百公斤。不过今年,因为老班章古树意外地上涨,每公斤价格高达七八千元,比去年几乎高出一倍,很多客户都还在观望,订量也相应少了很多。

  老班章是云南古树普洱的风向标,也是最有代表性的经典山。在2013年春上市的时候,人们都已经在叹惜说喝不起老班章了,没有想到今年的情况越演越烈。

  这两天,网络上传说某位“土豪”车内放着百万的现金上老班章收,以显示老班章的狂热程度。

  3月19日,通往老班章的新路还在建设当中,时不时还会堵车,路途的扬起的满天黄尘是初进老班章寨子的人最难忘的景象。今天的老班章寨子,并没有网上所说的众多车流,前来收的人群比去年同期略少,与网上传说的“疯狂”是两回事。

  很多人来山也只是看一看,小江在济南有两家小店,今年过来老班章寨子“晃一晃”,他这次还没打算收购,小江说:“去年卖的价格还不够今年收呢。”

  像小江这样的小商很多,这样的账很好计算,去年卖的老班章的钱,却还不够今年收购新。如果去年的没有卖出去,还可以赚到更多利润;如果卖掉了,看起来生意红火,却还不是一件好事,这真是生意场上的一个悖论。

  那是不是就可以坐等叶涨价呢?对于小商家而言,没有哪个人有这样的把握,生意该怎么做他们还是怎么做,能够把资金流转用活就是他的目标。而对于普洱市场的大鳄与游资来说,他们就可以有这样的把握,在某个时间段内把价格推高,手上的存与品牌市值就可以翻出数倍的价格,坐等更好的商机。

  网络与现实版

  价居高不下,从昆明前来勐海准备收购老班章的林总,也从去年的300公斤订制量,降到了今年的150公斤。很多像他这样的商,对今年的古并不追崇,认为价格居高不下,而品质却上不去,不必盲目追风,只需要找些性价比高的就好。往年,能来山收的,多是一些有一定“粉丝”的商,他们在圈内有着重要的影响力,其客户会随着他的喜好而有所改变。不过今年,很大一部分的这类老客放弃来山收,我们遇到前来收的却多是新入行的小商或者新客。也因此,老班章村寨并没有因为价的高涨而狂热起来。只是网路上,我们看到似乎是另一种景象。

  去年底开始,网络就风传今年的老班章每公斤八千元的价格,这是出离于现实的,芽都还没有发出来,该怎么卖的声音就已经四起了。

  风声鹤唳的背后,不难看起来有人在特地造势。

  2014年3月,除了老班章翻番的价格,知名的冰岛老寨,昔归山,古六大山,贺开山,勐宋,甚至更偏远的凤庆、云县等地,古树的价格都在去年的基础上涨了50%~100%。

  因为微信传播的影响,很多人可以在朋友圈内看到云南古的热度,在普遍的高端市场不景气的状态下,云南古似乎是一个例外,在很多人的心中,对今年的古的价格预期已然升高。

  我们不难看出,借助网络与部分媒体,每一波的市场推动,都在加深“上涨”的印象。对于体量并不庞大的云南古而言,只需要几千万的资金就可以左右某个山头的价格。一心逐利的资本,对于巨无霸的地产市场都能产生杀害力,何况对于体量本来就小的产业。

  青的价格一路上扬

  在南糯山,这里的古树的价格往年并不高,自从20年前那颗800年的王树死亡之后,这里似乎安静了很多。但今年的3月,尘土飞扬的路上,收购青的叫卖声比历年都要响亮。

  大优是南糯丫口新寨的医生兼农,他和寨子里的很多爱妮族人一样,每到季,他和两个弟弟都要亲自制作几百公斤的古树,因为职业是医生常帮助乡亲的缘故,大优可以在寨子里收到更多的古树鲜叶。这两年,大优的客户已经遍布全国各地,每到季,南北各省的客户或亲自上门,或电话交待他收购几十公斤的古树。但今年,他却连连摇头,“没法做,还没给这些朋友做青的价格太高了。”

  在南糯的半坡老寨,因为古树的高昂价格,这里的鲜叶收购变得更加紧张。半坡老寨是南糯古树最有影响的一个寨子。从3月15号以来,鲜叶几乎是一天一个价,前两天看着才每公斤150元,因为某大品牌的古坊派了一大波人来收鲜叶,就从150喊到160,有人跟进他们还会继续叫高,他们的任务就是收到更多的青。约四公斤鲜叶才能制成一公斤干,这样毛的成本就要六七百了,还不算人工与挑拣的损耗。原本可以安稳收到一些古树鲜叶的当地小作坊,除非客户先汇现金,现在都不敢下手了。大优就是这样,这几天看着古树鲜叶越发越好,却不敢出手,现在的价格几乎比去年高出了80%,如果收得太多,压在手上,就是很麻烦的一件事。

  大优这几天做的,都是自家园采摘的,但是这样的量还不足以供应更多的客商,所以有时候也要硬着头皮收一点点看起来更贵的鲜叶。

  在南糯山这样,在易武古镇,情况更加严重。王斌是镇上工艺精湛的农了,原本每年都要收一些麻黑、高山寨的古树鲜叶,今年几乎没有上山收购,不是收不到,而是鲜叶的价格太高了,收了都怕压在手上,愿意先把款汇过来的客户原本也有一些,但是今年接近翻番的价格,也使得客户的收量变得更加稀少。

  董培是深圳玩普洱的行家了,她今年租了辆越野车探遍了无量山、大雪山、邦东、昔归、景迈、冰岛、老班章,还包括了一些不知名的坝蒙、纳卡等等山,一边走一边叹息古树的现状,要想用低一点价格再找一批和去年一样的难于登天。

  被“承包”的树王

  3月19日这一天,南糯山新的“王树”开采,从北京广州等地赶来的收藏者,已经早早候着收,因为整个南糯山只有这么一颗“王树”,自然要受追捧,哪怕价格极高,也会有人专门订制。路途我曾遇北京一位制的朋友,他很大气地说,在这些面前谈钱,就太俗气了。或许正因为这样,只要有了王树,就再也不愁的销路。某家大媒体把王树的价格当成了当地古树的价格,显失客观,某个山的王树的价格往往要高出数倍十数倍,一颗王树本来就不代表一座山,更不能代表一个行业,但在不知情的受众看来,古树却已经卖出了天价。

  巴达山,也因为曾经有一颗1700年的古树而曾经倍受关注,然而这一颗古老的令人尊敬的老树,也与南糯山王树一样的命运,在2012年9月的一个雷雨的夜晚轰然倒地。倒下的,或许不是一颗王树,而是大自然对于人类的警告。

  在云南古山里面,原始森林本来就不多,追求古的热潮,本可以转化成对生态的重视与保护,最好的,一定长在最好生态的地方。但对经济发展的数据冲动下,会让一些原本很原始的地方,渐渐也变得车水马龙起来。

  贺开古山,据说要投入数亿的资金来开发成旅游景区,这个听起来很宏大的计划却让人哑然失笑。那些原来在深山安居数百年的古树,会面临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态。

  在巴达山王树的旧址上,准备建立一个石碑,我们与巴达山贺松村的村长一道奠了薄酒,他们在祈祷风调雨顺,我却在担心,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停止对自然的伤害。

  3月21日,离勐海一多小时车程的格朗和乡帕沙村,今天是他们的“叶节”。在帕沙中寨,前来瞻仰帕沙王树的人群更多。这颗王树也和其他很多寨子的王树一样,已被商承包。竹篱笆墙围起的王树,相对比其他地方要与自然和谐得多。帕沙的古带着特有的兰香,汤水更为细腻。王树的树龄够大,树幅也宽,鲜叶油亮,据说这颗树每年可产十多公斤,这是一个寨子的骄傲,很多人都要在这里留影。

  老班章的“王”和“后”,这是号称老班寨最大最老的两颗树了,每年来老班章的客都要一睹为快。今年王树的长势不如去年,后还是益加兴旺。3月24日,广州来的商与王树的主人一道,对这两颗树进行开采,开采的仪式很严谨,虽然量不多,也不一定是最好喝的单株,却足以让人们津津乐道于这种感觉了。

  “往更深山里面走”

  老黄在易武古镇收了多年的普洱,每年3月初他就早早来到易武,一直呆到5月,因为在这里收了十年多的,他几乎和镇上的人都很熟,出门都会有人打招呼。他从前年开始,就往更靠近老挝的原始森林里寻找老树,那些危险的地带只能乘坐摩托车,而后再步行,早出晚归要跑上一天,他说:“没有办法,为了找点好”。

  今年的价让他有点难受,有很多像他这样的老玩家,都想撤出古六大山,这块普洱最为经典的山头,让他们“又爱又恨”。

  价的高企,让一些玩家很“受伤”,不过,他们得继续来做,没有,就意味着要远离这个行业。很多人会试着选择更偏远的山,以至于这两年,靠近老挝和缅甸的无名山也为人发现,现在就连金三角原本一提起就让人感觉“世道不宁”的地方也有商入驻制,某些山头的古树还为人们津津乐道。这些一开始因为工艺不佳而导致价格低迷的山,也逐渐成了普洱古市场的生力军。

  2014年,远到保山,高黎贡山,沧源,一些原本不为人所知的古山野生古树,也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喝的是谁

  一掷千金的“土豪”自然而然成为业界的新宠,因为“谈钱太俗气”,让古树的身价更加高昂。

  河南有一位爱的哥们,说是只喝顶级的山头,他现在手上拿着号称最好的冰岛老寨的单株古树,在郑州已经没有人可以“PK”了,说是只差老班章了,今年的老班章再贵,那也是必须要“拿下”的。

  而大多的爱人,也以到古山转一圈为荣耀,没法来的也还是每年要收一些滋味醇和、细润有韵带花香的头春古树

  天津来的小孙,夫妻俩刚开了店,因为古树很热火,今年他们就一起到勐海来看山,却没想到价这么贵,他说:“反正收一些,自己也要玩,慢慢学”。

  杭州来的可可在版纳各山收已经有多年了,她的景洪新室正要装修,每一年她都要自己采揉捻晒,像她这样柔弱的女生,因为爱的缘故,并不惧怕在条件艰苦的深山里住上半个月。可可每年把分给圈内的友,今年的价太高,她是选了又选,又要好的底质、够老的树龄、一定的海拔、生态条件良好,还要讲究每一道手工的工艺,她说,“把自己爱的情感融入到每一份饼里面了”。

  土豪们、痴人、送礼的成了这些名山古的重要消费力量,各自的心态也不一样。对于叶市场来说,如果价格高企的古树,无人接手,那么狂热的市场转向何处是可以预期的。

  阿布露是老班章寨的爱妮族女孩,在勐海做了一个“老班章阿布露”的品牌,这是老班章寨子第一个出来开店的人。阿布露在郑州也开了一家直营店,老班章的名气越来越大,追捧者多是有经济实力的。因为有老班章的古树资源,加上选料地道,为人实在,生意也越来越好。对于今年高企的价格,她却有些担忧,她希望有一个稳定的价。

  寨的变化

  在老班章寨,新品牌的商领着各地来的客,在村寨口和“王树”面前拍照留影。越来越多的新客拜访,不管人们喜不喜欢,这和“单株”的制作一样,已经成了一种趋势。在南糯山向阳寨的村口,爱妮族老伯在公路边的小市场上摆了一个摊,他翻开小电话本,让我看:“你看,要我帮忙收的就有北京、上海、成都、大连……的人,各个地方都有。”他们家有几十亩园,一年下来,能做二三十万元,虽然比不了老班章,却也算是可以的了。

  帕沙新寨的大三,今年刚买了新车,他兴奋地邀请客户来他们家里看,路上新车却刮擦了两次,对于未来,他信心满满。这样的信心也需要有持续而稳定的价,则高价需要有持续而稳定的质。价上涨之后,有些农就会砍伐周边其他植被以扩张树的种植面积,充足的光照并不会让质更好,植被多样性的生态一旦破坏,就再难有好出现。

  每年来山的人也都多,但纯料的古树并不好收。很多农在采摘的时候,习惯大小树混采,要收纯料的古树还是要盯着采制也要有很高的审评功夫。深圳来的董培就摇头,“今年来收多是不懂的人,看到寨子里的就收,管它是不是拼了小树,是不是洒了化肥、除草剂,农也越来越不地道了。”

  多数的名山寨子,都已经焕然一新,灰色的瓦屋顶一律换成了亮眼的蓝色琉璃瓦屋顶。人们感慨,这些寨子都失去了原来的味道了。

  住在烟熏火燎的老木屋,自然不如现代化的新住宅,换成我们,也可能是一样的心境。但人们对审美与传统应有一些维护,文化的缺失更是一件应该重视的事。

  对于某些地方来说,钱多了未必是好事。随着价的飞涨,老班章寨子里,也出现了多起吸毒赌博等治安案件。他们会面临更新的生活,华丽的新楼,更好用的新车,但生活的乐趣与可以仰赖的观念又在哪里呢?其实这也不仅仅是寨的事,无论南北,在经济快速发展的现代,这是我们一代人的问题。

  名山的寨子变化明显,但在云南大部分山,因为没有古树的支撑,那些密集化种植的台地价依旧低迷,每公斤卖价20多元的,并不足以让他们脱贫。

  往易武古镇的三岔口,小高用一辆摩托车载客,每天的收入也就几十元。我问他怎么不种,他说家里其实也种了很多树,只不过树龄还小,不敢采,也不会用化肥,留着等,说到他就开心,“我们那片山别人家的鲜叶一公斤都可以卖到两百元了”。

  巴达山的贺松寨子,还没有很大的改变,因此看起来还留着质朴的美。这两年他们开始在十多年树龄的园里嫁种石斛,石斛保健作用大,现在的卖价胜过价。无论如何,人们想着先要把经济发展起来。

  在古六大山的一些低海拔地方,为了发展经济,先是种了大量的橡胶林,胶树下的,却因为橡胶需要施用杀虫剂、硫磺等原因,影响味,让叶很难卖。今年橡胶价格跌惨,很多胶农都请不到人采胶,有些地方又开始推广坚果的种植。象明乡的农老高很担心,他希望人们要注重生态,有生态才有好

  古树从大地中来,每次看到那些硕壮的芽头,都会感概大自然的造物之妙,味也能感受到天地自然的气息,这些百年来的古村寨,还可以留住更多的香与山林吗?

  3月28日,在古六大山的一些地方,突然下了一场大冰雹,革登等山的芽被打得零落。象明乡老高家的晒棚被冰雹击打了一个个大洞。“这些都得换了”,他们家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古树,现在也意识到要建厂做一个品牌,这是大势所趋。

  来自广州古树协会的人与他商议关于如何精耕细做的问题。同样的莽枝山头的古树,一个用精细的手工艺一个用旧方法来制作,滋味却完全不同,一个细腻得令人拍案叫绝一个粗涩得几难下咽,不同的工艺会使味差别巨大,老高说:“原来莽枝的价格一直上不去,现在可会完全不一样了”。“你猜猜能值多少钱?是不是比三千多的那些古树还要好喝?”

  细叶采摘要标准,装鲜叶的袋子要用棉布袋,要通风透气,第一时间拿来萎凋;揉捻一定要用手工,杀青必须到位,在空气好的山里晒干,这些细节,是他们可以把做得更好的原因。

  在偏僻的云县、凤庆山,古树的制作也开始讲究起来。这将是云南古树发展的趋势,利用好有限的资源。工艺再讲究,也需要有好的质,好更依赖青山碧水。在山,人们开始自觉地用更生态的方式来保护园,不施用化肥或不打农药,然而,即使这样,从事古树研究的老李相信,有些使用过草甘磷的土壤即使是十年也不会褪去残留,种在上面的,用心品鉴依旧会留下麻舌尖的感觉。

  至于古树是不是采摘过度,需要有更精确的数据才好确定,但从专业上来说,夏天的应该要尽量少采、冬天禁采,以利于第二年春的优产。给古树一些休养生息的时间,合理安排采摘的频度,更有利于产业的发展。古树的资源非常稀少,一些良好生态的小树,也可以做得很好喝。根植于云雾高山,有大树有花草,植物多样虫鸟共存,在这种生态条件下的,喝起来清甜润活。

  一路上看到更多工业化种植的台地,裸露于蓝天黄土之中,因为缺少生态的支撑,哪怕农很辛苦,也卖不起什么价格。味就是天地自然之味,本来很简单的道理,但对于量产与无所不能的“更大更强”的冲动下,我们失去了的本味。

  古树受追捧的热潮,也就是自然给予我们的回馈,但人心的贪婪也足以伤害到它。如果要保持一个漂亮的山林,就需有一颗敬畏自然的心,我们的子孙就可以享用到天地不竭的呵护。

  云南的价,暂时的话语权已经交给资本。但是生态的命运,其实是放在云南人和我们每一个人的手里,看大家要怎么来把握。

上一篇 下一篇
雅茗居茶叶网 |茶友社区 | 茶叶知识 | 茶叶信息发布 | 茶友空间 | 茶叶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