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茗居茶文化网茶友互动茶友论坛茶叶问答茶叶知识茶叶图片 茶网大全茶艺知识红茶知识茶叶网店
雅 茗 居茶 家 寨紫砂知识收藏鉴赏 普洱知识茶道知识白茶知识图文摄影黑茶知识茶道摄影
茶友之家茶叶相册岩茶知识中国茶道花茶知识中国茶叶茶叶资讯中国茶网绿茶知识茶叶信息

走进世界上最古老最大的茶园——景迈芒景

来源: 网络 |   查看: 5171次

天下产的地方当然很多,大多叫园。就算称为山,也不过是山上的园,种着齐胸高的树罢了。而到了思茅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惠民乡的景迈、芒景,才会真正知道什么是林。一山山的绿,望不到边际,又正被盛夏的雨洗着,清晨的雾笼罩着,湿淋淋地在山洼里流淌开来。

景迈和芒景的海拔约1400米左右,又在北回归线一侧,据说是出产高品质叶的最佳海拔和最佳区域。这些已经生长了几百年甚至更久远的林,至今依然被人采摘着、饮用着。

林轶事

考察队的越野车如一只船,在绿海中飘飘落落地走着。从车窗望去,两边又高又密的林子,在雨雾中把天都遮住了,阴阴的,阳光都射不透。要不是惠民乡的副乡长说是林,我们还以为是原始森林呢!

从景迈到芒景20多公里山路,居然都是在古林中行进!不只是这两个村子,加上芒洪、翁居、翁洼等几个村子,全被2.8万多亩古树环绕着、遮蔽着。

景迈村是傣族寨子,穿过寨子的公路上,一摊连一摊地凉晒着叶,路好像也变成叶铺了。属于这个村子的古林有8000多亩。

树一般有三四米高,脸盆粗细。枝杆在密密匝匝的树阴中,向着有阳光有雨露的缝隙四处突围。纵横交错的树干生长着岁月的沧桑,生命的力量。树满身佩戴着湿湿的苔藓和说不出名称的寄生兰……不用专家介绍,人们一看就知道这里的树林很古老,这里的生态很原始。

在这古老、原始的林中,那些更高更粗的古树就被称为王了。村子里的人还记得,最大的两株树,分别于1956和1976年被砍烧。可惜!但那时真的怨不得谁,不就是两棵树。那样的年月砍的树还少吗?现存最大的两株,其中1号古树高4.3米,基部干茎0.50米;二号古树高5.6米,基部干茎0.40米。这样高的树,如何采呢?两个傣族小姑娘特意穿上了漂亮的民族服装,采给我们看。11岁的岩伦和10岁的砍伦年纪是小了点,但大人们都做别的事去了,又正是假期,叶都是如她们一般大小的姑娘们在采摘呢。在林里随便选了一株树,她们背着竹篮,就身手敏捷地爬了上去,立足的位置,已经高过我们的人头了,一棵树上,站得下三五个人采呢。

莽莽林里布朗族、傣族、哈尼族、拉祜族的山寨就洒落其间。古树的树龄似乎就是山寨的历史。随便一株古树,都有几百年;随便一个山寨,都是几十代人。这里的民族真正算得上是原住民了,他们世世代代采摘古食用。摘下的叶,晒了制了,又通过马古道带去遥远的地方,远得让山村的头人和祭师都讲不明白。外面的世界太远,讲不清也罢,但他们却讲得清从前的事,几百年上千年的事,都讲得清。

芒景村的苏国文,就是一个讲得清往事的人。1950年,苏国文的父亲苏里亚(布朗族名为岩洒),作为这一带最后一个布朗族头人,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他背着一袋5公斤重的古树,那是只有当地头人才喝得上的“小雀嘴尖”。在中南海,苏国文的父亲苏里亚亲手把“小雀嘴尖”送给毛主席。现在,古林里的碑上,还写着苏国文的父亲苏里亚送叶到北京的事情。

头人的儿子苏国文,如今在芒景山上也有相当的威望。他退休后,发动村民集资建了一个“景迈布朗风情园”,我们去的时候,工程正在收尾,里面有新的寺庙,有宽敞明亮的教室,真是当了一辈子教师,搞旅游也忘不了教书。况且,这一带地方,小学校也常常设在寺里。他还自己出资10万元,依稀仿照从前头人的房子式样,在庙旁建了一幢“国文楼”。

他相信古林出名了,游客日渐多起来,他的举动也会为村民们带来好处。

苏国文不简单,他的布朗族名字叫岩赛吧,59岁,在县教育局工作,是全国先进扫盲工作者、全国民族教育先进个人,现在已经退休回到家乡。他把芒景布朗族的事情写成了一本《芒景布朗族传说简史》,没有正式出版,只是作为一种印刷品成书几百册,在世间流传很少。虽然,这里的古林被世人谈论还是近几年的事,但在他的著作中,他认为是布朗族先民最早种

在芒景村的芒洪寨,那座有些残破的老寺庙看似很普通,里面隔出半间堆放铓锣、象脚鼓等节庆祭祀用品,另半间供着香火。但里面的一块碑却大有来历。石碑是供销社拆房子时从墙角里发现的,已残缺,红砂岩上用傣文写着这样的意思:某年某日在头人的带领下建了此庙。苏国文和澜沧县宣传部副部长说,从前有5块石碑,第一块碑为种碑,第二块为建寨碑,第三块为建庙碑,第四块为历代佛爷碑,第五块为历代头人碑,碑文记录了芒景布朗族在此定居1000多年的历史。从中可看出布朗族先民在建立自己的家园时,把种视为美好生活的第一要素。芒景缅寺木塔石碑上傣文记载,景迈古园的叶种植,始于傣历57年(公元695年),算起来这片古林已经有1300多年了。考察队里的周红杰教授说,碑文记载景迈芒景古园的历史,是目前判断这片古园历史最可信和最权威的史料。

1300多年的古园,让考察队员既惊喜又有些不敢相信。1300多年前,那些被认为是世界叶“发祥地”的国家和地区,有的还没有开始叶栽培,有的仅有零星的种植,而景迈芒景的先民却已成林成园地种植叶了。这,不能不说是世界叶种植史上的一大奇迹!

布朗族先民为华夏文明增添了光彩。

布朗族绿色的“拐棍”

布朗族头人苏里亚把叶带到北京,使藏在深山人未识的布朗族叶“小荷初露”,让人认得“邻家小女初长成”。殊不知,这“小荷”这“邻家小女”,漫山遍野地植根在布朗族先民的生活中,与布朗族的历史文化一同生长着。

已经流传千年的布朗族典籍《奔闷》,详细记载着布朗族英雄哎冷与的传说。哎冷在布朗话里就是老大的意思。这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可以与希腊神话中的那些天神媲美,但更具人性。是他带领一支布朗人最先到这里定居,他才能超群,景洪傣王把第七个公主南发来嫁给了他,封他为“叭哎冷”,是级别不低的官。布朗人英勇善战是史有所载的:“勇悍好斗轻身,兵不离身”,这在纷争不断、环境险恶的岁月,是求生存的必备气质。哎冷武艺不凡,得到人们的尊敬。哎冷最后死于一次族人相争的阴谋,他临死前说:“我要给你们留下牛马,怕遇到灾难死掉;要给你们留下金银财宝,也怕你们吃光用光;只给你们留下树,让子孙后代取不完用不尽。”

一个英雄去世了,但他留下了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的宝贵财富。至今,每年农历六月初七,这里的布朗村寨还要举行一种叫“夺”的活动来祭和祭奠哎冷,时间长达数天,要进行镖牛等隆重仪式,中心地点就在芒景的哎冷山上。在芒景布朗族的《叫魂经》等典籍中,不仅记载着祖先迁徙的历史,也留下了这样的话:“叭岩冷是我们的祖先、我们的英雄,他给我们留下的竹棚和树,是我们生存的拐棍。”

从布朗族典籍《奔闷》中记载的哎冷到苏里亚;从苏里亚到他的儿子苏国文,已是沧海桑田,但这根绿色的“拐棍”却生生不息,支撑着布朗人子子孙孙的生活。

历史上,布朗山的叶通过马古道,输送到缅甸、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是这里布朗、傣、哈尼等族百姓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叶也是他们平日里的菜,生活中的保健饮品。布朗话里,称为“腊”,最初只是一种佐料“得则”。至今,还有人在野外劳作时,摘一把鲜叶,用盐巴辣子一蘸就是菜。“上山不带饭可以,不带腊不行”,这句话仍在布朗山讲着。云南人说的“吃”,在这里有了真切的含意。因为此种“得则”与生活是那样的密不可分又有利于身体,渐渐有了人工种植。于是,哎冷给这种佐料取名为“腊”,原是绿叶之意,从此用来专指。在思茅、西双版纳等地多有带“腊”、“拉”等字的地名,就往往与有关。

1000多年的种史,布朗人掌握了多种叶品种的制作:“腊告”(干绿)、“腊拉”(大粗叶)、“腊贺”(糯米香)、“腊各信”(小雀嘴尖,当年送给毛主席的就是这种)、“腊广”(圆形的紧压),也就是后来誉满天下的普洱

在景迈芒景,森林、林与村落,没有明确的界线。人们就生活在林里,连空气中都仿佛飘散着树的清香,让人分不清是先有树还是先有人家。1994年,日本名古屋叶协会理事长、国际著名叶专家松下智先生来这里考察,把“万亩古园”赞誉为人类最早开发利用叶的珍贵的“树自然博物馆”,是中国的“国宝”。昆明世博园“树区”里,曾展示过两棵巨大的千年古树,就是从景迈移植去的,世博会间令来自世界各地的界人士惊叹不已。后来,它们因水土不服枯死了。但在景迈、芒景万亩古林里,我们看到数不清的古树吐着新绿,生机勃勃。

郭笑笙 朱丹 季征 龙建民 文/图

上一篇 下一篇
雅茗居茶叶网 |茶友社区 | 茶叶知识 | 茶叶信息发布 | 茶友空间 | 茶叶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