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茗居茶文化网茶友互动茶友论坛茶叶问答茶叶知识茶叶图片 茶网大全茶艺知识红茶知识茶叶网店
雅 茗 居茶 家 寨紫砂知识收藏鉴赏 普洱知识茶道知识白茶知识图文摄影黑茶知识茶道摄影
茶友之家茶叶相册岩茶知识中国茶道花茶知识中国茶叶茶叶资讯中国茶网绿茶知识茶叶信息

“普洱茶一路向南”之老茶头

来源: 网络 |   查看: 1707次
 作者:李琨   来源:普洱中国网 

  在镇沅虽开了“天上人间楼”,但区位不占,太和甜的推介效果不理想。而我也在探山访茗之际渐入普洱,特别是为帮同学,收下了一批山箐后,我就身不由己的跨入普洱,跨入了普洱县(现已更名为宁洱县)。好在这里有表哥,有他的旺隆场,更有他的“普洱梦”。

  2002年全市下岗浪潮的展开,使得无数人不得不重新选择。有人措不急防,盲目彷徨。有人却早有准备,心喜若狂。我这罗老表哥,就属后者。他生在镇沅,长在镇沅,1978年便入镇沅县“外贸站”工作。在外贸站老前辈们的带领下,走遍镇沅诸山,参与了毛的收购与定级,还参加了“边销”的压制与调运。他于1986年调普洱县工作后,更是专事业,在工作中积累了经验,结交了朋友。早在未下岗时,其就利用工作之便,做些私活,有了点积累,想大干一场!这一下岗,正如其愿,满心欢喜的投入到普洱研发之中。

  当时的普洱县是我从镇沅下思茅去版纳,上昆明的必经之地,在那个年代,它是整个滇西南的交通枢纽(记得我们镇沅去昆明,客车要走四天:第一天“按板井”至“磨黑”,第二天至“墨江”,第三天至“扬武”,第四天才进“昆明”。尤如古道之马帮)。我常路过这里,每次都会到他家耍。除知道他善制外,还知他善酒,更好友!制太和甜时,常来请教他,但感觉每次都是谈的不及酒的时候多,酒喝了一家又一家,从寨头到寨脚,一拳划倒一片。而我则是受不了啦就逃。在他身上,我深刻体会到云南“酒不分家”。再到普洱县时,他已在“三0三”部队内,租得场地,建起普洱场,带着一帮兄弟姐妹,天马行空的大干普洱。听他言后,也由卖散到卖成品,经常来与他一起探讨。听他们讲那些曾经的曾经!

  他讲多年前的普洱,古成林,马帮成群,卫城墙高,小吃遍街,普阳八景,相互辉映……今呢?!古变台地,马帮换车流,城墙被推倒,盛景被损毁,传统正遗失,民风被破坏……他们制普洱时,连个压的“石模”都难寻……这些年,白手起家,费了些时间,花钱买经验,实践出真知,一切都在发展完善之中。特别是普洱发酵,更是请教了不少师傅,苏老等付出了多少心血。水泥地,水磨石地,木板地,楼上……自来水,井水,山泉水……盖油布,盖篷布,盖棉被,盖麻匹……采用了多种办法,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才有今天的成功。

  熟我一点不懂,听得入神,特别是听他讲一次次失败,更是如临其境。我问咋过才灵光闪现的?!“有天,吃杀猪饭,喝着主人家刚烤出的“小锅酒”,见主人又在捂酒饭……一想,这也是发酵,只是物不同,含量不同,发酵成度不同,目标不同。他们要的是发酵物,蒸馏出的水,而我们要的是发酵所的得的干物质,要的是“酒饭”而不是酒,大致原理应该相通……酒我熟!一通百通,一成百成……做普洱又不是造‘原子弹’,又不是多神秘,更不需什么高科技,做得多了自有感觉,一闻一看一抓,就知到哪里了,就知到下一步该如何,就知到该如何调整。全凭经验,全凭感觉。但首先得有正确的理论指导。没有理论就是瞎子摸黑,乱撞乱来。即便成功一次次,也是偶然……”他连比带说,讲得生动,讲得投入。对错我不敢说,但至少我能听懂,至少他发酵的普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比那些大师,云里雾里的大谈一通,疑神疑鬼的故弄玄虚,仿佛整个天下就他懂!

  席间,我又问起库里那几袋,大如豌豆,形似炭头,圆不圆坨不坨的熟。“老百姓做的晒青毛,手工揉制,条形不佳不匀整。有些汁较多的就被揉成此形,发酵时又受压收形板结成块,解块的时候显得碎而小,得到的就是“自然坨”。而那些多自然成形的和小的“自然坨”精制后,外形一致,内含丰富,是精品中的精品,被称为“老头子”或“老头”……特别是经过蒸后,色度一致,油润宝光,香气尽显,味更醇和,是中精品,可遇不可求!”听者入迷,讲者自夸。我随即拿来一泡开汤。虽不懂品也还不懂评,但至少入口柔,下咽滑,无杂异,味甜和,易接受,一点都不让人反感!

  他不按常规,不走大路,总是奇招怪招,让人看不懂,让人不明白。一天又见他一人,跳出跳进的,一会挖坑,一会买“大铁锅”,一会制大蒸筒,最后见他弄得个,天大地大的大口袋。这才明白:有老人80大寿,其家人想制个80公斤的大普洱饼,以此为贺,以此为记。但他们不明白,正常的饼357克,80公斤天大地大,无人制过;即便师傅会搞,也得特制套大模具,这做下来的成本又是多少?他们一点都不明白!既然人家找上门,表哥觉得无论如何也得帮,于是他将地刨凹,以“大铁锅”为模,几大蒸筒同用,一次就蒸足80公斤;最后又搞来多块“预制板”加压定型……大功告成,客来取时,乐得心花怒放!

  他带的那帮**也如此,都是些不按章法出牌的人。遇事师徒几人一上,立马解决。特别是有个叫“阿兵”的更是主意多,多得让表哥都不放心!但正是有了这些“胆大妄为”之徒,才使得场声名雀起,引得众人慕名而来。在这,我遇到韩国人日本人**人香港人等等,也结识了后来的“普洱贡制作技艺国家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皇家困鹿山“第八代金瓜贡传人”李兴昌,广东资深普洱品鉴大师、人送外号“老痴”的林老先生,普洱投资商、普洱文化使者、皇家困鹿山的推广者与开拓者、香港人翻先生,又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更多的东西,使我对普洱又有了新的认识。

  老罗因而操劳,为场而谋划,年五十就发全白;又因为人随和,敢为人先,而得行号“老头”。众人有事都来请教,但有时他也会摆摆谱,说到关键处,就含糊其辞,转移注意,一带而过。但趁他兴起,无防备时,突然发问,效果极佳。一次酒正酣,我说“你那黄草坝朋友,烤的酒……”他忙说“他就是……”我突问“黄草坝到底好在哪?”“黄草坝当年的味杂,口涩,香轻……但转化很快,陈放两三年后,涩除,香起,味醇,回味绵长……让人欲罢不能!七八年后汤色红黄,香沉汤底,醇和润肠,更显黄草坝之优……”

  一次,我又问“普洱周边为啥少古?”“除了这是古道重镇,人多事杂,破坏大被毁之外,我认为普洱周边无大山,自养不了古!你想想,在坝子,季节明显,干湿变化大。在古树几百年上千年的生命进程中,十有九难,剩的也不多,独木难成林,远藏深山人未知。而不是普洱周边无古……”

  众人知他见识广,人豪爽,懂普洱更善酒,都来交往,请他帮忙。他也是来者不拒,时常奔于各山。但闲时又潜心探,从无处入手,把正确的普洱文化推荐他乡。这几天他又不知打啥主意,老是往城郊几个老乡家跑,肯定有明堂!不久,就见他厂里多了些“老青砖”。我怪之,也没问。一天品饮酒,气氛正好。我问:“你弄些砖又准备干啥?”他小酒一口,缓缓道来:“这些可都是‘普洱府老城砖’。它上面都有符号标记,有姓氏、年号、工匠名等等,清楚的记录出处。当年城毁墙倒,砖入百姓万家,另作他用。有些随着城市的开发,被埋被毁,被遗弃。特别是“普洱6.3地震后”老城改造,新镇扩建,更多的老物件被遗弃,被湮没,古迹难保历史难寻!

  “这些老城砖,默默无声奉献几百年,是真正的普洱基石,见证了普洱的昨天,今天,更要开拓普洱的明天。不能让它就此消失!很多老知青、老干部、专家学者,回家时除带点普洱外,就是捡几块老砖回家作纪念。在我们这是垃圾,在他们眼里是宝贝。这些年普洱热了,想进一步了解普洱的人多了,也有些人让我帮找找。我想也对,墙倒了砖还在,与其让它被埋没,不如让它换个地方,继续发光发热!这几户农家有老砖……”

  产业发展,文化铺垫;民族发展,文化传承。文化不只在书上教室里,更在百姓市井里。就如这些老城砖,老头,正是有了他们,才让我们知道过去,看到过去,才有了普洱的今天。从历史中找回自信,从发展中找到目标,让我们可触摸到普洱的明天。在众人皆爱普洱的今天,我们也得潜心学习,传承发展,让人饮品文化,见人识普洱。

上一篇 下一篇
雅茗居茶叶网 |茶友社区 | 茶叶知识 | 茶叶信息发布 | 茶友空间 | 茶叶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