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茗居茶文化网茶友互动茶友论坛茶叶问答茶叶知识茶叶图片 茶网大全茶艺知识红茶知识茶叶网店
雅 茗 居茶 家 寨紫砂知识收藏鉴赏 普洱知识茶道知识白茶知识图文摄影黑茶知识茶道摄影
茶友之家茶叶相册岩茶知识中国茶道花茶知识中国茶叶茶叶资讯中国茶网绿茶知识茶叶信息

安化黑茶资料(2007)

来源: 网络 |   查看: 6905次

本店店长专门收集的2007年以前相关的安化黑资料以助各位了解湖南益阳安化黑,安化黑现历史据说有400多年了。

 “湖湘地理”特别推出:湖南物产别传·安化黑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薛小林 图/本报记者李林冬

  12月19日,江南镇边江村,“千两”传人刘向瑞唱踩号子。会唱的人已不多。

  12月19日,老埠唐家观。刻于民国八年的“黑章程碑”。

  12月18日,白沙溪厂,厂长请我们品黑

  感谢:安化县委县政府、白沙溪厂、柯作楷协助

  2006年12月18日。安化白沙溪厂内,千两晾晒车间。有“世界王”之称的千两重1000两(合36.25公斤),有一个人那么高。千两只能伏天生产,制成后放在露天处,日晒夜露,自然发酵,时间持续3-4个月,成为后发酵的黑

  12月18日,黄沙坪镇,“石”与“千两”成品。

  施兆鹏。

  2006年12月17日晚,我们在安化县城多家馆,都打听不出一种叫黑类。

  而黑曾经是安化销往外地的主要类,最多达到15万担,经湖北转山西销往新疆、青海、甘肃、内蒙古、宁夏等地。过去安化人也很少喝黑,然而由于产量之巨,家家户户都为黑提供原料,几乎妇孺皆知。

  如今,馆里的人,对从前遍布安化的一类,却一片茫然。

  江水里见“禁碑”

  12月18日下午,安化县黄沙坪镇资江边。一块浸在水中的“禁碑”依稀看见,据说,水更深处还有一块。这个运码头,碑原本安在岸上,后来被嵌入临江的水泥台中做垫板用。依水而建的小镇,最多时有80多家行,多卖黑。对岸的酉州,也是有名的黑集散地。

  据考证,黑由四川向湖南转移时,最早落脚于资江边上安化县的苞芷园,日后沿江而上发展到小淹、边江、江南、鸦雀坪、唐家观、酉州、黄沙坪、东坪等地。

  小淹后来成了湖南第一家黑厂白沙溪厂所在地,边江则诞生了黑珍品“千两”。据当地人介绍,数百年时,位于资江边的这些黑产地,无不赫赫有名。

  “从北京写信,直接写湖南省唐家观收,就可以收到”

  其中,最有名的又数唐家观。

  该地行政区划为安化县东坪镇唐市居委会,临江而建。12月19日上午,我们从308省道下车后,搭乘一艘柴油机船,于10点07分到达。江水凄清,冬日的阳光照在江面上,略生暖意。此地原是一处商埠,有8个码头,五六百米长、三四米宽的石板街道,当年算是繁华地。

  入街不远一家民房内,居民张放安一家刚吃完早饭。50岁的张指给我们看屋外一块未拆掉的木壁,褪色起皱的红油漆,难以辨认的字迹,据说有上百年历史。

  张家的房子原是一家旅店,住的多是来做生意的“山西客”。张形容过去“从北京写信,直接写湖南省唐家观收,就可以收到”,足见当时的名气。

  500米街道,生意最旺时有1万多人

  当地老人称,唐家观多卖黑

  街中央一块空地上有十数块禁碑。“每个皇帝上台,都要颁一道禁卖假的圣旨”,刻到石碑上。现存最早的一块碑刻于康熙年间,有的是地方政府颁发的规定,“加起来有两百多块,解放后不知道有什么用,都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后来有人把它们挖出来摆到一处。眼下街道上还随处可见铺着的禁碑,大多字迹难辨。

  碑内容多是关于称量标准、叶真伪的规定,一块碑上刻着“不得掺和外来野蒙混”、“不法之徒接收邵阳、益阳、武陵、新化等处野”等字。有一块民国时期颁布的“黑章程”,用青石做的,已经断裂,居民用水清洗过后,字迹仍清晰可辨。上面有“十六两三钱官秤”“事办一经查出定行重罚充助军饷”等字样。

  90岁的谢远化老人的妹夫是山西商。谢讲述,“妹夫每年来一次,赚了钱第二年就来,不赚钱可能后年才来”。唐家观短短500米街道,生意最旺时有1万多人。因人员拥挤,地方不够,山西商人收购叶后,运到对岸的鸦雀坪初步加工,再运回唐家观的码头上运出去。

  1940年3月,“黑砖”横空出世

  事实上,安化很长一段时间里,只供应黑生产所需的黑毛。加工完成,则要运到陕西泾阳,称“泾砖”。因为皇朝控制边疆少数民族的工具,朝廷管理非常严格,商须先向政府纳税,领取引票到安化采购。

  1939年,抗战致使交通断绝,曾留学日本、时任湖南省叶管理处副处长的安化人彭先泽创办了白沙溪厂,并于次年3月生产了一种叫“黑砖”的新黑。这是湖南独立生产黑的开始。

  白沙溪厂82岁的老职工王炯南亲历了黑的兴衰变迁。这个毕业于长沙妙高峰中学的老人,1951年去浙江改制青砖销往苏联,1952年进白沙溪厂时,创立人彭先泽已于前一年被“错误处决”了。

  此前在当地当老师的王炯南,见过彭先泽。在他的叙述中,彭是一个“不常在家,喜欢吹吹口琴,很活泼、中等个子”的人,彭父是国民党中央立法委员,可彭“没有政治色彩,搞教学、企业”,也许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导致了他后面的厄运。彭办厂后,两度去西北考察叶市场,著有《叶概论》、《安化黑砖》等书。

  彭被处决时,白沙溪厂从西北请来师傅,于1953年成功试制出茯砖。

  2006年12月18日,我们在这个有67年历史的黑厂,再也找不到建厂之初的痕迹。红砖高墙和庞大陈旧的机器,显示这是一个建国后崛起的工厂。

  “现在搞千两的都是我传出去的”

  我们在安化遇到的人中,说得最多的是“千两”(又称花卷)。这种从外形上看,是一个长长的小圆柱,由棕和篾捆压而成,重有1000两(合36.25公斤),有一个人那么高。过去它是被驮在马背两边,运往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

  “千两”只能伏天生产,需10多个人用杠杆卷压在长形的篾篓中。为保证内部的热量,一支“千两”做完才能停歇。据说,一个班(10多个人)每天要喝10多斤酒,体力才能支撑过去,每天生产10多支。且选用的原料要求极高,安化境内,以高家溪、马家溪两地叶为最好。制成后,放在露天处日晒夜露,自然发酵。

  12月19日,我们乘71岁的渡船师傅刘昌良的船去边江村。那么多年过去了,刘连那些“千两行“牌子什么样子都还记得”。因我们听不懂当地话,刘一遍遍用急促的声音念叨:庆泰玉、日利基、裕盛泉、三兴合、元丰通、宏利久、丰胜盛。7家,5个码头,“这里一个,那里两个,那里两个”,他用手指着,如数家珍。

  家住村口,79岁的“千两”传人刘向瑞脸色红润。为我们搬凳子时,老人健步如飞。刘一家人在家务农,“厂不晓得做这个”,解放后,就把他的哥哥刘雨瑞招去传授。“先是3个,后来发展了跟不上又调了6、7个”。几次长时间中断后,会做千两的人越来越少,“现在搞花卷(千两)的都是我传出去的”。

  相传,200多年前,边江村一大户人家从山西请来一位稀客,传授“千两”技术。“我爸爸我爷爷都是做这个的”,他忆起当年几家的男丁合力做“千两”的情形:

  “压起来咧——把杠抬呀!重压些咧——慢些滚呀!大杠压得好呀,脚板稳住动呀。小杠绞得匀呀,粗压成粉,细压成饼呀,香销西口……”

  刘的一声声踩号子,让我们仿佛亲眼见到做“千两”的场景。

  [GEOGRAPHY 揭秘]

  “千两”差点失传

  “千两”自1834年试制成功后,延续至今历经波折。

  原来在安化,只有江南镇边江村的刘姓家族掌握“千两”制作技术,且“传子(媳)不传女(婿)”,非常保密。1952年,白沙溪厂把刘家族中的刘用斌、刘雨瑞等人招为正式职工,推广“千两”技术。后因劳动强度大、季节性强、生产效率低下,于1958年停产,改制成“花砖”。

  1980年代初,白沙溪厂欲恢复生产,此时厂里参与过的职工大都年过花甲,一些技术几乎淡忘。“5代人搞、搞过统计记录”的王炯南组织人员,于1983年生产成功。当时为找做“千两”篾篓的师傅,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一个70多岁的老人。

  王向我们介绍,“千两”的篾篓看似粗糙,实则非常科学,加工和包装同时完成,用一根篾把里面的叶紧紧裹到一起。当时搞了300多支,因为没有得到重视,后来就不搞了。直到1997年,“培养了一批年轻人”,“千两”生产才“遍地开花”。

  [GEOGRAPHY 专访]

  “黑将成为

  湖南中的黑马”

  时间:2006年12月23日

  对话:“湖湘地理”记者

  施兆鹏(湖南农业大学教授

  国内知名叶专家)

  湖湘地理:您说过“湖南叶的前途在黑”。湖南是产大省,名众多,为什么看好黑

  施兆鹏:黑是湖南的特产。不要看黑粗老,以为这个东西不值钱,但是黑在边区几百年,他们绿、红都不要,就是要黑,这个里面有原因的。黑对人体有特殊的保健作用,尤其是减油腻,这个是很好的。减肥、降脂,并不比绿、红低,有的甚至还好,所以黑有比较大的潜力。湖南发展黑势在必行。

  湖湘地理:湖南的黑贸易属不属于古代“丝绸之路”的一部分?

  施兆鹏:过去走“丝绸之路”进行马交易。除了丝与绸,这条路线上运输的也包括,以及一些日常用品。

  湖湘地理:黑的产生是必然的吗?

  施兆鹏:把叶蒸一下,软了以后踩热,踩到那个篾包里面去,然后把篾包扎起来,进行运输。古时候都是些简单的防雨工具,一下雨就打湿了,一天晴就晒干了,这样干干湿湿在路上运输几个月,叶就发酵了,绿变黄,慢慢地变成橙红色,这个基本上就是后来的黑的品质。从当时的条件来说,黑产生是必然的。

  湖湘地理:黑的品质与原料,以及当地的地质地理环境有没有关系?

  施兆鹏:它与地理环境也有一些关系,但是关系不是很大,当然地理环境好的,它的滋味香气好一些。因为它采用的是比较粗老的原料,对叶没有太高要求。

  湖湘地理:安化黑和普洱都属黑,最近有人提议把普洱归为一个新的类,您认为有没有道理?两者有什么不一样?

  施兆鹏:去年云南开一个普洱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之前主办方打电话来,问我同不同意把普洱命为一种新类,我提出了反对。因为普洱通过毛渥堆、发酵,所以它应该是后发酵的一种黑类。普洱的渥堆时间要长一些,需要十天半月甚至个把月,安化黑渥堆24个小时左右。

  湖湘地理:“茯砖”与“黑砖”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施兆鹏:用黑毛压成砖,如果发花叫“茯砖”,没有发花的叫做“黑砖”,它们的品质是两码事。

  湖湘地理:您认为安化黑要崛起,从外部条件来讲,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

  施兆鹏:现在安化的条件还是保持原始的手工操作,形成大产业是不可能的,因此在原料问题上要有足够的准备,工艺上也需要改进。

  [GEOGRAPHY 考证]

  安化黑至少有482年历史

  关于安化黑,有一个流传很广的传说。在古代的“丝绸之路”上,运的马帮经常遇到下雨,把搞湿了,商心里很难过,扔掉,又可惜。他们到了一个痢疾横行的村子,死了很多人,村民们没吃没喝。商想自己带的长霉了,不值钱了,就送给这些可怜的家庭吧。结果奇迹发生,村子里的人们痢疾全好了。

  事实上,安化黑的产生,比传说中的要晚得多。

  据《明史·食货志》记载:“神宗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中易马,惟汉中保宁,而湖南产,其直贱,商人率越境私贩。”可见明朝时就禁止越过四川来湖南贩私

  10年后,御使李楠见湖南销行西北,请求禁运。另一名御使徐侨却在给皇帝的凑折中说:“汉川少而值高,湖多而值下,湖之行,无妨汉中。汉味甘而薄,湖味苦,于酥酪为宜。”言下之意,湖南的产量高又便宜,而且适合以肉奶为食的西北人饮用。自此,湖南的黑被定为官,不久即占领了西北市场。

  据考证,黑产生于运往西北的途中。这一过程,少则两三月,多则半年,在当时条件下易受潮,在微生物的作用下,绿变成了黑

  黑产生的具体时间已不可考。四川早有“乌”的叫法,更多人倾向于认为它起源于四川。《明史·法》载,1524年御使陈讲奏称“商低伪,悉征黑,地产有限……令商人书烙篾上”。据我们查阅的资料,这是“黑”一词首次见于文字,《甘肃边志》认为指的就是安化黑

  由此看来,安化黑迄今至少有482年历史。

通过以上资料相信大家对安化黑有所了解了,以后店长还会给各位友提供更多黑方面的知识,让友们在喝的时候不忘了解我们安化的黑

上一篇 下一篇
雅茗居茶叶网 |茶友社区 | 茶叶知识 | 茶叶信息发布 | 茶友空间 | 茶叶交流 |